轉載: 找不到工就是失業

高等教育部指出,大學生畢業後半年內仍未找到工作者,算是待業,不是失業。

按字面解讀,待業是等待職業的簡稱,失業則是失去職業。再通俗一點解釋,就像單戀和失戀,前者從沒得到過,後者是得到但失去了。

按照這樣的方式解讀,待業真的不能算失業,沒得到過那來的失去?但工作不是談戀愛,講求的是能力與熱忱,所以將“待業不等於失業”的理論應用在大學生失業率高的問題上,就顯得太強詞奪理。

國內大學,尤其是政府大學的畢業生失業率高居不下是個不爭的事實。有人把這歸咎於學術水平每況愈下、年輕人抗壓性低、學業與業界無法接軌、大學生語言與溝通能力低落、大學固打制等因素所致,理由有千萬種,但一言以蔽之,就是國內大學培養出來的大學生缺乏競爭力。

既然缺乏競爭力,我們就該加強。當然,高教部和各所大學在這方面做了許多努力,但努力不一定就有成果,如果一直得不到預期效果,當局是否該檢討所做的努力其實並沒有對症下藥?

不管甚麼問題,若要徹底解決就必須找出問題癥結。大學畢業生失業也一樣,問題究竟出在大學師資、學習環境、學生態度,抑或是大學的錄取制度?到底是我們培養不出人才,還是人才都外流了?

這些都是我們應慎重思考以找出解決方案的問題,而不是自欺欺人地把那些“積極的求職者、沒有接受專業培訓及沒有繼續深造畢業生”通通歸類為“尚未獲得工作”的待業者,以降低大學生失業的數據。

這種駝鳥式的統計法除了表面上好看外,並沒有任何實質意義,因為確實有許多大學生走出校園後就找不到工作。將這些人美其名為在等待機會的待業者。但事實上,他們都是不被業界首選的二等人才。

有句話說:“為山九仞,功虧一簣”;這也許不能貼切地形容我國大學畢業生失業的情況,但卻能明確說明,不管之前盡過多少努力,差一點成功就是失敗;因此,不管是積極的求職者還是沒做好進入職場的心理準備待業者,只要沒有工作就是失業。

大馬的目標是希望成為區域卓越的教育中心,但若大學生失業問題不能解決,如何有說服力讓人以我們為中心?所以,別再玩弄文字遊戲了,實際克服問題才是關鍵。 (星洲日報/有話直說•作者:范曉琪•2007.10.31)

转载:拨剑出鞘伤团结 希山慕丁应三思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大山脚区国会议员章瑛今日促巫青团长希山慕丁慎重考虑他欲在巫青团大会再次拨剑出鞘将对各族团结所带来的影响,三思而后行。

 

她说,希山慕丁也是教育部长,他本应该从去年他在巫青团大会拨剑出鞘所引起的强烈抗议汲取教训,但令人遣憾的是,他昨日重申他在将於115日召开的巫青团大会再举马来短剑,他认为只要他继续的坚持每年都举剑,国人就会习惯他的举止,不会对举剑“敏感”。

 

章瑛表示希山慕丁的“坚持”显示他是个好胜心极强,不愿接受批评及强词夺理、霸道的人,只关心个人的面子,不理会他的所做所为对国民团结的影响。

希山慕丁去年在他在巫青团大会再次拨剑出鞘,,再加上代表们的“不惜以生命、浴血捍卫马来主权”、“不要惹我”、“马來人会发狂”、“记得513事件”、“你已连继举剑两年,何时要出击?”的威胁性言论,不但令非马來人普遍的感到受威胁,也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其中马青领袖也公开抗议。

 

希山慕丁后来与马青领袖举行闭门会议,解释说亲吻马来短剑的做法,是一种愿意扛起责任的仪式象征,而其短剑所代表的不只是马来人,而是包括全民在内;马青教育局主任魏家祥较后也为他补充,最高元首在登基时,也会有亲吻短剑的仪式,象征着扛起了本身的责任。

章瑛指出,现任最高元首端姑米占再纳阿比丁陛下登基时,尊敬的双手接过象征皇者权威的马来短剑,举到额头致敬,並?有象巫青团团长兼教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拨劍出鞘,高喊马来人万岁,所以希山慕丁和魏家祥的解释都不能被接受。

 

她表示,如果马来短剑真如希山慕丁所言,不只是代表马来人,而是包括全民,那么巫青大会应高喊马来西亚人万岁,而非马来人万岁,更不应该发表极端威胁性与种族性如“不惜以生命、浴血捍卫马来人言权”的言论。

 

因此,章瑛指出,所谓短剑所代表的不只是马来人,而是包括全民只不过是狡辩,与最高元首在登基时也举马来短剑比较更有欠妥当,因为最高元首是全民的国君,他所持的马来短剑象征统治权,希山慕丁只不过是巫青团,魏家祥甚可把他与最高元首相提並论?仰或在魏家祥心目中,巫青团长希山慕丁与最高元首地位同等?

 

“马来短剑的确是马来人的文化象征,如果希山慕丁非以马来短剑强调其马来领袖身份不可,我促请他向最高元首学习,举剑的态度必须恭敬,不可拨剑出鞘,更不可允许“你已连继举剑两年,何时要出击?”的威胁性言论,因为那象征巫青团準备以武力捍卫马来人的权益,对国家和其他社群有弊无利。”

 

章瑛表示,希山慕丁也是教育部长,其举止言行应为所有学子树立模范,他的举止言行必须反映他对各族的尊重,他在下周巫青大会的表现,将考验他的智慧及他是以个以全民为重的部长,仰或是个準备不惜以武力只捍卫马来人的权益的马来人领袖。

[载自《独立新闻在线》30/10/2007]

轉載: 何止避彈衣不足

4名有經驗的警員,押嫌犯至住家查販毒案,結果竟遭毒販開鎗狙擊,釀成警員2死2重傷的悲劇,轟動全國。

這宗驚人殺警事件,也令警方顏面大損,至今兇手尚未落網,若不能將之一網打盡,繩之以法,警方威信將進一步滑落。

一直以來,只有警方殲滅悍匪,為民除暴安良,鮮少聽聞悍匪竟如此目中無人,結伙持槍打死警員,足以反映目前的毒販和匪徒,火力不遜警方,有勇有謀,而且槍法奇準,令人喪膽。

此案發生后,也爆出疑點重重,首相阿都拉還大發雷霆,責怪有關警員執行任務時,犯下嚴重的致命錯誤,包括事前無完善的部署和安排支援。

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遇襲警員沒有穿避彈衣,理由是警方的避彈衣不足,報章從警方探悉,4名警員出事當天,並沒有任務在身,那為何如此“鞠躬盡瘁”?

其實,不知是否警方被這冷血殺警案嚇得“語無倫次的,竟“自爆其短”,連避彈衣不足也抖出來。

即使不足,也不應如此張揚,以免悍匪更肆無忌憚,當警方無料到。如果遇狙警員當天沒任務在身,與避彈衣不足有何關係?

不該讓“家醜”曝光

如果不是4名警員遇襲,公眾和悍匪根本不會知道警方連避彈衣也不足。兵不厭詐,虛虛實實,實不能讓悍匪洞悉,警方不該讓“家醜”曝光。

避彈衣不足,使人聯想到警方其他配備和武器也欠缺,甚至軍火不如匪徒強猛。還好首相阿都拉英明,立刻下令撥出1億5000萬令吉,作為增添警隊不足設備的經費。

1億5000萬不是少錢,期望警方善用,添加急需和不足的配備,千萬莫如總審計署的報告般,有人高價買螺絲起子,也莫如超買警車般,以致無人駕駛,浪費民脂民膏。

警方全力追緝殺警悍匪之際,也應深入調查警員未依程序執行任務的疑點,出事都是有經驗警員和警長,何以出此大漏子,亦是眾人焦點。

殺警事件傳開后,街坊傳言紛紛,有人懷疑遇襲警員和毒販有利益上衝突,而招引殺身禍,否則受過嚴苛專業訓練和經驗豐富的4名警員,豈會如此輕易被毒販開槍狙擊,以及救走同黨。

官兵勾結,牟取不義之財,早已有之,希望仍昏迷的兩名警員,早日清醒,逃過一劫,助警方查個水落石出。

因此,除了加強警方的硬體設備,整頓警隊紀律亦迫不及待,倘若中槍警員違紀執行任務和涉及不法勾當,警方絕不能包庇和手軟,須依法懲治,以重振警威。

膽敢舉槍猛轟4名警員,再次敲醒治安警鐘,悍匪日益冷血和目無法紀,連警員都不放在眼裡,普羅百姓豈有安全可言?

始終相信邪不勝正,警員克盡職守,執法嚴明,我國治安沒有理由會栽在匪徒手裡,最怕的是官兵勾結,那國人將永無寧日了。

[載自<中國報新聞網>30/10/2007]

轉載: 14和43的分別

文:石君

反貪污局總監阿末賽益說,馬來西亞反貪污局的表現,比香港廉政公署還要“卓越”,因為廉政公署向反貪污局“學習”;阿末賽益更說,他認為本區域,沒有其他反貪機構更積極採取行動對付涉嫌貪污的高官。

阿末賽益的說法,相信不會得到很多大馬人的認同,因為殘酷的事實與數據擺在我們眼前。高官可以無視這些客觀事實與數據的存在,拚命往自己臉上貼金,自讚自誇,把本身捧上天;人民雪亮的眼睛看到的是今年反貪污指數,馬來西亞排第43,那個要向我們“學習”的香港,卻排名14,比我們高得多,阿末賽益憑什么邏輯及基礎,抬高自己的身價?

數據不會騙人,高官說的話,卻句句存有誤導人民的嫌疑。

想請阿末賽益拿出真憑實據,告訴國人反貪污局近10年來,一共對付了多少“大魚”?判刑的又有多少位?

小小一位州議員,哪來千萬令吉建“皇宮”?年輕政客哪來百萬購買股票?購買戰艦整億令吉交給了誰?……人民可以列出好長好長的名單,要阿末賽益清楚交代,可是有用嗎?

當一個主事者沾沾自喜,沉醉于自建的美好白日夢時,他根本已喪失了提升工作表現的能力,因為他已滿足于自我美化的成功感,已無法區別14和43的分別,人民對喜歡自吹自擂,而不肯踏實工作的人,還應抱有期望嗎?

[載自<中國報新聞網>30/10/2007]

轉載: 蘇丹殿下為何難過?

最近國內的司法問題,引起眾多議論;司法短片風波高潮迭起,鬧了一個多月仍未落幕,看得國人瞠目結舌。

霹靂州蘇丹阿茲蘭莎殿下日前為大馬法律大會主持開幕儀式時,也不禁對最近的這些司法事件感到難過。

殿下曾經擔任最高法院院長,對維護司法系統的獨立性。除了具備崇高的理想外,也非常瞭解司法獨立對一個國家民主進程的重要性。

殿下感到難過,顯然是對目前司法界的一些現象感到大失所望。

法官對種族宗教課題欠缺敏感,作了既引起爭議,又對種族與宗教帶來深遠影響的判決;法官疑受政治利益左右,作了不公平的判決;法官拖延23年審一個案件等各種現象,皆影響公眾對司法判決的信心。

殿下看在眼裡,痛在心裡。殿下感到難過,很多大馬人何嘗不是?

司法系統是公民與政府之間的一道防護牆;對公民而言,法律是一套強制遵守的道德品行規範,任何違背法律者都會受到法律的懲戒;對行政部門而言,司法系統則是用來防止濫權、避免妨害公正行為的一套體制。

而這套體制,是放在超然而獨立的最高位置,不受政治黨派的左右,不受行政機構的壓力。

即使某些人的人權受到侵害,而無法受到政府的保護時,司法系統也必須展現其獨立性,強制政府履行維護人權的職責。

因此,我們所謂的司法獨立,就必須包括兩項基本條件,一是司法系統在體制化機構享有獨立地位,二是法官個人的獨立性。

前者牽涉一個國家的體制,後者涉及法官的個人素質。這兩種缺一皆不可。

我國司法體系源自英國,有其深厚律法制度,不容置疑。法官的素質卻涉及個人的道德和專業價值判斷。

正如殿下所言,法官必須有自主權,不受外來勢力的影響,不受威脅、誘惑或奉承,必須絕對遵守獨立和公正的原則。

印度大法官巴格瓦蒂(P.N. Bhagwati)也如是說:“司法獨立的概念在社會主義國家和在西方民主國家可能完全不同。不過,廣義而言,我可以有把握地斷言,司法獨立意味著法官應能獨立判案,既不受威脅也不得恩寵,完全基於事實,且其判決不受任何外界因素的驅使。”

同樣的,美國前首席大法官哈倫斯通(Harlan Stone)也說過:“我們在行使權力時受到的唯一約束,是自律。”

由此可見,一個獨立的司法體系,也必須有自主與自律的法官,才能有效地維護社會的公正。

法官倘若缺乏自律,行為不當,不僅專業道德精神受質疑,甚至影響民眾對司法公正的信任,給人以腐敗、偏袒的不良印象,這對司法系統的公正和獨立性的破壞非常嚴重。

蘇丹殿下以其對司法的專業知識和豐富經驗,毫不掩飾其失望難過之情,看來一些司法問題,有必要深入探討了。

(星洲日報/情在人間•作者:陳寶卿•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2007.10.30)

轉載: 加強配備,重組警隊

雪州雙溪毛糯4警遭毒販狙擊釀成2死2傷,暴露出警隊嚴缺避彈衣的情況,政府即刻宣佈撥款1億5000萬令吉給警方,充作添購各種設備的經費用途,包括防彈衣。

關於警方配備問題,2005年《大馬警察皇家委員會報告書》中已有建議,唯有關建議著重在資訊工藝的提昇,以及解決警隊陳舊的交通工具的問題。至於防彈衣是否包括在建議中,則有待確認。

其實報告書有提到大馬皇家警察面對的主要問題是來自設備和後勤支援的不足,如果政府在接納了有關報告書後,有認真檢討警隊在設備與後勤支援的不足,類似雙溪毛糯案件,警方使用錯誤策略以及警員執行任務時人身安全受威脅的問題是否得以避免?

當然,皇家委員會在報告書裡解剖了警方所面對的各大小挑戰和問題,且提出了建議,並不意味著警隊效率和發展馬上就一日千里,我們所關注的是施行層面的問題,會不會再次停留在議而不決、決而不行的階段。

皇家委會報告書自2005年出爐以來,當局表示50%建議已落實,到底是落實了哪一些建議,落實後成效如何,民眾只須從各種涉及警隊的事件中即可一窺一二,警隊表現有沒有比以往更令人滿意,大家心中自有一個譜。

大馬皇家警察部隊要成為一支高水平的執法單位,並非不可能的任務。大馬警方不妨向被譽為“亞洲第一”的香港警隊學習。

當然,我們先無須妄自菲薄,大馬警方在打擊罪案方面,不能說沒有成績。但是雙溪毛糯案件顯示大馬警方在情報搜集以及行動策略方面略嫌遜色,務必改善。

大馬警隊一個備受詬病的地方是反應不夠快。香港警察衝鋒隊即是香港警隊的前線人員,每次有罪案或事故發生,衝鋒隊都是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的部隊,追捕匪徒及維持現場秩序。大馬警方在這一環節實在有必要加強。

在情報、行動策略方面,香港警務處有情報部門“刑事情報科”,負責蒐集有關刑事活動、黑幫社團、有組織及嚴重罪行的情報,並且進行分析、研究,以及根據搜集得來的有關情報,策劃打擊涉案集團的行動。

情報科俗稱“警方狗仔隊”,成員曾接受一連串的特別訓練,包括隱藏式的跟蹤技巧和監聽等,而隊員在破案後會即時功成身退,把案件交還給其他部門跟進調查。

雙溪毛糯案件中被狙擊的警員當中,據瞭解都是大馬警隊出色的情報人員,為甚麼他們在收到情報後自行行動?之後更有報導指他們是私自行動,這不禁讓人質疑大馬警方在行動部署,部門分工方面,是否有嚴重的缺陷。

問題其實回到大馬警方是否願意重新分配警力,重組結構。據說大馬警隊9萬名成員當中,有三分之一隸屬政治部。這若屬實則反映了真正執行巡邏或緝捕匪徒的警員,例如類似香港衝鋒隊人員少之又少,試問我們又如何在撲滅罪案方面取得好的成績?

如果這龐大的政治部人員能被調至刑事調查組增援同僚的工作,應用他們在收集政治情報上的能力在刑事情報搜集上,相信對警方打擊罪案,維持治安上更有幫助。

雙溪毛糯案件後續行動再次暴露了我們“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思維。政府和警方是時候懂得分辨輕重緩急,配備問題固然迫切,但是重組警隊更加刻不容緩。

(星洲日報/情在人間•作者:張立德•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2007.10.29)

轉載: 起碼可以出出氣

林明標:中國報執行編輯

拿督蔡細歷當然不可能投票給反對黨,“語出驚人”的背后,玩的不過是政治遊戲。

拿督蔡“把票投給行動黨”,有個不可能達到的前提──行動黨將國際原油價格,由90美元降至60美元。

國際原油價格乃自由浮動,即使林冠英是阿拉伯油王,也不能說降就降。拿督蔡擺明是講反話、玩倜侃。

再說,依目前油價有升無降的走勢,即使開發到新能源,原油價格終于下跌至60美元,恐怕也是很遙遠的事。

拿督蔡其實要表達的是,通貨膨脹是難以避免的趨勢,換作行動黨,一樣解決不了,因此,大家不該責怪政府。

用口講,當然比用手做容易得多。行動黨不是政府,不知執政的困難和煩惱;紙上談兵,沒什么問題是解決不了的。

但行動黨也並非每次都只是得個講字,最起碼,它雖無法降低油價,卻提出了減低油價衝擊的方案。

行動黨建議,因原油價格暴漲而豬籠入水的馬石油,可把700億令吉的盈利,分給國人,或給油價更大補貼,讓大家日子更好過。

何不拿來利民?

這不失為好建議,而且國陣政府可以分油錢澤被蒼生,領完功勞,何樂而不為?

原油是國家的,錢應該也由大家共享。與其把那么大筆盈利,交由少數董事瓜分,何不拿來利民,普天同慶?

然而,行動黨沒本事降低油價,政府一樣沒本事降低油價,不代表政府該任由現況維持下去,總得做些事──而且也不是沒能力。

如果依拿督蔡所言,行動黨既辦不到,則馬華就不用辦到的概念正確,那馬華今后處理很多議題時,可就輕松了。

拿督蔡可以挑戰行動黨建設100間華小、組織保安部隊改善治安、向反貪污局施壓揪出貪官等。

這些挑戰,馬華辦不到,行動黨也辦不到,大家都辦不到,那么,便沒什么大不了?

行動黨如果做得來,就把票投給它;做不來的話,就把票投給馬華。多么容易,馬華可高枕無憂。

問題是,若馬華同樣也做不來,又該如何說服選民把票投給它?投給反對黨,起碼還可以出出氣。

[載自<中國報新聞網>28/10/2007]

轉載: 為草率決定付出代價

首相宣佈在2008年小六檢定考試,華小數理科將以雙語出題。政府本來就應該做出這樣的決定,如果只是以英文出題,將破壞華小的特徵,因為家長和校方在考慮成績的因素下,肯定會注重英文,忽略華文。

但是,目前只是解決考試媒介文問題,爭議最大的英語教數理課題還懸而未決。這項課題掀起那麼大的抗爭,導致官員和教育界人士把許多時間和資源花費在爭論上,確實應被視為一個教訓。

當年用英語教數理完全是一個政治決定,在決策過程中專家、教育界人士被排除在外,而學生就成為試驗品。

不過,當局至今沒有從這項草率決策、付出代價的事件中吸取教訓,仍然持續不專業、左右搖擺的行政毛病。

例如,政府一時衝動決定興建美景大橋(馬新彎橋),在發現遇到難題後,就忽然宣佈取消,但是政府卻必須為不專業的決定,賠償2億9252萬令吉給承包公司,最終是人民為錯誤決策付出代價。

最近政府因為外勞問題不受控制、外國旅客逾期逗留,而停止聘請孟加拉外勞、計劃取消落地簽證。

在允許私人界聘請孟加拉外勞之前,政府應該認清部門的管制能力,而不是因為機場外勞入境中心爆滿,就凍結引進孟國外勞,讓投資者認為政府政策經常朝令夕改。

取消落地簽證對旅遊業的破壞更大,也浪費政府對旅遊年的巨款宣傳和資源投入。旅客不會接受外國人逾期逗留而取消落地簽證的說法,不能遏止外國人逾期逗留是大馬的事,和旅客無關;外國旅客有很多選擇,我們改變政策,是把旅客拒之於門外。

當局必須摒棄頭痛醫頭、草率應對的行政和管理手法,當問題放在會議桌時,決策人必須全面研究、徵詢專家意見、鑑定自己的能力,才做出決定。草率的決定,將阻礙國家進步、破壞國家聲譽。

(星洲日報/夜雨晨風•作者:林瑞源•2007.10.28)

轉載: 太空司法

※潘儉偉

嘩!馬來西亞耗數百億令吉終把國人送上太空了。好驕傲哦!大家都通過電視親眼看到我國首相阿都拉及副首相納吉,通過電話跟我們的太空人聯繫。然而,這到底是真還是假呢?首相、副首相及太空人是否有真正溝通?我們應該立刻召來大名鼎鼎的反貪污局展開調查吧!為了保持政府的形象,我們順便設獨立調查委員會來寫一份報告。

然而,為了避免出現負面效應,這個獨立委員會不能調查首相、副首相跟太空人談話的內容。這個委員會也不能傳召證人協助調查。

獨立委員會也沒有權力給證人任何法理或者人身安全保障。更重要的是,為了保持其獨立性,委員會只能向首相及內閣負責任。

當然,若獨立委員會沒接到任何投訴者報告,他們也可要求首相署控制的反貪污局協助調查。通過這種安排,應可以很快就把問題解決。我們大名鼎鼎的反貪污局只需要調查首相、副首相及太空人,在某個時段是否有通過話。

更精確來說,他們只需檢查本地電訊公司跟太空站的衛星系統到底有無接通,就能證明首相及副首相是否真的跟太空人通過話。哦,等一等,這種調查豈不是太簡單了?很抱歉,我一時大意,把重點給忘了。

為了證明首相、副首相及太空人有通過話,反貪污局一定要找到錄影片段的來源。首先,反貪污局一定要拿到原本的錄影片段。通過裁剪的版本絕不被接受。要是證人不同意交出原本的錄影片段,就必須把他們控上法庭、送進監牢。

要不然,若這個片段不幸落入總檢察長手上,就很有可能像前任下議院副議長維占德蘭的色情錄影帶,面對被總檢察長毀滅的下場。整個案件最重要的關鍵,就是反貪污局必須找出攝錄首相、副首相及太空人正在溝通的片段。

要是媒體公司不肯交出在場的錄影師,或者沒有人肯承認拍了這個片斷,整個調查工作就要告一段落。就像首相署部長納茲裡所說:「沒有告密者,就沒有根據!(No source, no case)」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就永遠不知道馬來西亞是否真把航天員送上了太空,以及首相、副首相及太空人是否真有通過話!

[載自<東方日報新聞網>29/10/2007]

轉載: 老調重彈,於事無補

吉隆坡市長提出的收費限制車輛進入吉隆坡,減低隆市交通擁擠建議並非甚麼新概念,因為早在30年前林良實擔任交通部長時就曾經計劃過要施行,記得當年隆市一些圈定的地點還建起限制車輛進入市區的入口牌樓,後來卻不了了之。

當年的收費限制車輛入城計劃之所以胎死腹中,半途而廢,證明計劃行不通。市長拿瑞典為例加強他的論點,也很難令人信服,就好比鄰國新加坡實施的一些條例,在大馬未必行得通一樣,道理淺顯,國情不同,不能相提並論。瑞典先進富裕,國民福利一流,人民生活悠哉,大馬怎能與瑞典比較?

吉隆坡的交通擁擠不是今天才出現的問題,只是越來越嚴重,而交通擁擠,除了是因為周邊的發展迅速,車輛增加之外,吉隆坡交通在之前沒有完善的策劃才是主因,而亡羊補牢,改善隆市的公共交通如加強地鐵這種不受地面空間限制的交通系統應該是行得通的。

說起公共交通工具,筆者不禁想起日本東京的地鐵交通系統。東京的日本鐵道交通發達,地鐵站處處,人民上班或到那裡都極之方便,加上新幹線(子彈快車)更是叫人贊不絕口。為甚麼我們不向日本取經?如果大馬也建一條北上南下類似日本東京新幹線的鐵道,許多住在芙蓉、馬六甲、新山、怡保、檳城的人甚至可每天來回在隆市上班或辦事,不需都湧進隆靈,在隆靈買屋租房子定居,而隆靈的人口也不會增長得那麼驚人,隆市的交通相信也不會惡化至此。

吉隆坡交通擁擠是事實,而要改變這個事實,唯有從改善隆市甚至全國的交通系統才是治本之道。

(星洲日報/言路•文:曹之•2007.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