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檢討大專法令

祥柯

大馬的大學在全球優秀大學的排名榜急速猛跌,跌到現在的200大之內榜上無名,讓許多人都感到十分惊訝。在高官顯要或小市民之間,成了一大熱門話題。

尤其是馬大,急速降跌,取而代之的是許多聽都沒有聽過的大專院校,因此成了教育學者常探討的原因。

我國大學在世界的排名會嚴重下跌,基本上有兩個原因︰

1.媒介語︰大多數大專院校使用英文作為媒介語,因為有較多詞匯可用,可以把深奧課程解釋得較為清楚。大馬的大學背道而馳,使用馬來文作為所有課程的媒介語,講解上遜色了些,降低了學問的了解範圍與能力。

2.大專法令︰因為這條法令存在,嚴重限制大學生的言論自由及學術研究報告的結果。限制言論的自由,就無法把社會上許多弊端解決,只能像中小學的教育一般,是絕對對與錯的填鴨式教育。

媒介語對我國大學在世界排名的影響不是很嚴重,現有的大專法令才是導致排名猛跌的主要原因。其他國家的大學生,他們發表的言論非常受政府與民間關注,有些甚至是改變社會與政治政策的重要建議,是國家進步、社會團結的一大重要基石。

現在的中小學生,已較為趨向獨立思考,擁有主見的一群,不再單純、天真無邪。所以填鴨式教育方式,已不適合他們,何況是已經成年且擁有獨立思考能力的大專院校學生?

可悲的是,大專法令阻礙大專生有智慧且有利國家發展的行動與言論,影響了許多大專生的思維模式,讓近一代的大專生失去解決問題及獨立思考的能力,進而變成死板、依賴及自以為是。怪不得雇主對大專畢業生印象不好,認為他們只是虛有名、無實際用途的庸才。

大專法令一天不廢除,大馬就一天不能進步。其實,大專法令本來就是多余的,大專生已是法定年齡的成年人,若是觸犯法律,已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多了大專法令,只讓社會陷于缺乏真正的人才,也不利國家發展,甚至是開倒車。

大專生是有學識的人,也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所以他們的建議值得關注與參考,應受到尊重及肯定。不能接受大專生的建議及行動的人,只會矮化自己,也矮化國家未來的發展,其思想高明不到哪裡去。

[載自<中國報新聞網>30/11/2007]

轉載: 政治救火員

許萬忠

救火員是滅火和保護生命財產的和平使者。體格健壯是救火員的首要條件,心理素質和反應能力、反應速度也是重要因素,必須達到一定要求方能入選。

救火員必須衝進災場滅火而不是逃離現場,救火員盡職盡責而葬身火海的事例並非罕見。911事件當天,就有300多位救火員勇敢闖入然燒中的世貿大廈,結果全被埋葬在倒塌的廢墟中,令全球震驚。由此可見,救火員是高風險職業,隨時可能犧牲在工作崗位上。

卻有一類救火員無需承擔這樣的風險,反而可以藉此加強知名度,爭取名望,做為晉身階。

這類救火員無需體格健壯,只要有政治敏感度,會審時度勢,懂順風轉舵即可。

他們不必冒生命危險頂著熊熊烈火進入災場博命,而是順著民意採取一些行動,諸如發文告、發表慷概激昂言論、內部交涉等等。爭取成功,頓成英雄;沒有成果,歸咎行政偏差。

事出必有因,找出起火苗頭,釜底抽薪,才是治本之道。行政偏差必然是執行官員沒有依法行事或不遵從指示所致,該當何罪,自有行為準則可循。英國人留下一套很好的文官制度,賞罰分明是精髓。不採取紀律行動對付違法官員,何以取信人民?

這類救火員忘了他們是執政黨成員,有份參與政策的制訂和行政管理,也忘了他們是所有公職人員的老闆,公務員必須聽命於他們的事實。

不從苗頭根治而等火起之後才當救火員滅火,凸顯「當家不當權」悲哀之外,也令人感喟不己。

姑且以「政治救火員」稱之。若問何處可見?俯拾皆是!

犖犖大端如每年必現的華裔子弟不能憑優異成績進入首選科系、華小撥款不公、董事註冊遇阻難、食堂招標主權、甲州豬農事件等等;再如溝渠阻塞、政府工程拖延過久、執法不公之類地方性課題,都有政治救火員挺身而出,事後不忘大肆宣傳邀功。

政治救火員心態發酵幾十年,華基政黨樂而不疲且引以為榮,御用文棍更是賣力鼓吹。他們已經認命了,自願當老二,卻要選民「認清」所謂的「政治現實」,繼續讓他們當救火員。本末倒置,莫不以此為甚!

[載自<東方日報新聞網>30/11/2007]

轉載: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印裔社群以憤怒的姿態走上街頭,這是國家前所未見的場面,如果事前沒有“設路障”,場面就更不堪設想,我們反對暴力的街頭活動,也反對暴力的鎮壓活動,所幸這兩種情況都沒有出現,雖然雙方過后都發表了爭論性的談話,不過,總算還是平靜過度,值得慶幸。

每一個政府面對街頭運動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撇清”,一定認為有人煽動,有人密謀推翻政府,有人意圖不良,而沒有“內省”政府的政策是否有問題,這種慣性讓人生厭。

在馬來西亞這個多元種族,又強調種族政治的國家,印裔社群被忽略那是明擺著的事情,政府為誰做枴杖?政府為誰制定保護政策?這邊獲得枴杖和保護,那邊肯定被剝奪了利益,如果政府不能在這兩者之間取得平衡而一味責怪一方,街頭運動是遲早的事情。

兩百萬人口印裔社會長期“沉默”在國大黨和三美威魯的“威勢”之下,這下冒出一個“興都權益行動委員會”,還獲得印度同胞的支持,不管三美威魯怎么自圓其說,他在國陣內都不好交待。

《老子》說:“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當人民感覺“活不下去”的時候,明知造反是死,也不惜造反求生,這種例子在歷史上比比皆是,在今天,走上街頭的一群,都是心中有著無限壓抑的一群,政府要想辦法化解他們的情緒,而不是一句“有人密謀”就了事。

[載自<中國報新聞網>29/11/2007]

轉載: 百物漲價,民間叫苦

文:魯肅伯

早前捧著《中國報》全神貫注《新聞搜畫》細讀說明,文字內容道盡百物騰漲的市景。

從今年1月至9月為止,人民消費價格指數上漲2%,但市面日常用品的物價卻飆升20%。

就在這個時候,新加坡優頻道電視新聞節目播映台灣民眾在議會廳外抗議物價高漲,影響生計與生活。其中一人更大聲說,過去一粒雞蛋只售20台幣,如今卻要一粒50台幣,生意如何做得下去?

油價一直攀升創新高,牽一髮動全身,百物應聲而起,但各國人民反應不一樣。

新國人民在公巴調整車資后,落落大方表示,這樣的漲幅沒什么,可以接受。

台灣人在物價一再飆升后,群起鼓噪走上街頭,把心中不滿喊通街,還將矛頭指向阿扁及馬英九!怒斥舉聖火、騎鐵馬爭入聯,口說拚經濟卻無視民生民困,百物高漲,弊病叢生!

我國人民最含蓄,祇懂輕聲細語,怨聲連連,沒有太大怒火表達心中不滿。

檳城消費人協會主席莫哈末依里斯開口批評,消費物價指數,並未真實反映實際情況,有關指數以平均數來計算。

很多人質疑這個指數,並相信物價已飆升超過20%。

根據了解,市面上不祇煙酒、無酒精飲品起價,其他食品如牛奶、美祿、嬰兒奶粉、麵粉、豬肉、沙丁魚等等,售價都有起沒落,甚至三級跳,步步高升。

消費物價的指數。是不是一如公布般停留在2%,人民(消費人)最為清楚,春江水暖鴨先知。

[載自<中國報新聞網>29/11/2007]

轉載: 太空人遇劫聯想

尚鯤

大馬候補太空人法益卡立少校與女友夜歸遇劫,被兩名持巴冷刀的匪徒搶劫,左手更被砍傷,所幸僅受輕傷。

雖然從來沒有認同過政府派送太空人的計劃,無論如何,正印及副選太空人都是大馬的青年才俊,如果不幸因劫案而喪命,肯定是國家的重大損失。

由此也可見,大馬的治安有多么敗壞。首先,管你什么身分,有錢就搶;其二,法益卡立與友人都是大男人,以前的人總愛說“護花使者”,現在男人連自己也保不了囉,那么今天與家人出街,誰來保我們?

每年不知有多少人,因劫案及各種罪案喪生或終身殘廢,其中不乏青年才俊,他們可能是國家未來的棟樑,說不定,會是將來的首相、部長級人選。

損失了人才,也就意味政府過去投資在他們身上的數百萬令吉,全化為烏有。

交通部長拿督斯裡陳廣才曾指出,車禍喪失1條人命,國家就損失120萬令吉。同理,青年才俊遇劫喪生的損失,肯定更高。舉例,政府在過去1年來,投資了多少資金培訓太空人?

就算只是普通人,他們也能為國家社會作出許多貢獻,政府為他們投入的教育、醫療等等付出,也都沒了,留下的只是受害者家人永不磨滅的傷痛。

所以,與其花這么多資金送太空人升天,不如以這筆錢取締及防範罪案,保護更多國人,包括現有太空人。

[載自<中國報新聞網>29/11/2007]

轉載: 杜老的心聲

鄭丁賢

首相阿都拉揚言祭出內安法,以及警方加緊逮捕和起訴興都權益人士,看來,執政當局心意已堅,準備強壓到底。

嚴打鎮壓,是否能夠解决問題?

退一步思考,有沒有更好的方法?

針對這兩個問題,民政黨的杜乾煥博士,發表了他的看法。

他寫了一篇文章,開宗明義,標題就是:《我不同意國家領袖(的做法)》 。

他說,國家領導人都一面倒的批判大集會,但是卻沒有去瞭解印裔不滿、失望,而走上街頭的原因。

同樣的,之前的律師公會遊行,以及乾淨選舉遊行,也遭到政府和警方阻撓或驅散。

如果政府不正面看待貧窮、司法、以及選舉問題,並找出解決方案,那麼民眾的不滿依然存在,再怎麼鎮壓,也無濟於事。

沒有妥善處理民眾的怨氣,才是國家和平穩定的最大威脅。

身在國陣營中,杜乾煥博士能夠發出這種獨立的聲音,讓人們多敬他三分。

杜老已經看淡仕途,但是一身風骨仍在,該說話時就不會保持緘默;那些口口聲聲要在“體制內改革”的後輩,會否暗自笑他不識時務?

或者,他們寧可蒙上雙眼,掩起耳朵,假裝甚麼事都沒發生。

等到問題纏上身時,就不那麼安全了。

[載自<星洲日報新聞網>29/11/2007]

轉載: 大道公司不能買?

劉飛

南北大道幾年一漲的問題又開始困擾所有道路使用者,正當我們要為大馬公共賬目委員會主席沙里爾提出,讓政府收購南北大道公司的好建議喝彩時,卻遭到兩名政府部長質疑其可行性,頓時叫我們彷彿被潑了一大盤冷水。

首先是工程部長三美說要買大道公司要10億令吉,這會增加政府負擔;跟著是第二財政部長諾莫哈末表示,很多課題要考慮,因為涉及私人界和其他股票持有人,因此要深入研究。

我們不知道部長為何會認為收購大道公司會如此“困難重重”,但我們在同一天卻聽到了副首相納吉表示,在國際油價飆漲之下,用以津貼的公共交通信托基金所剩無幾。言下之意,明年油價調漲已是勢在必行之事。

雖然是油盟成員,但對國際油價調整,我們顯然是無能為力的,但對收購大道公司卻是能力所在,因此部長沒有必要在沙里爾剛提出建議之際,就予以如此負面或官腔式的回應。

南北大道公司是一家賺錢有盈利的公司,也是一家上市公司,很多股東未必願意出讓股票也許是個事實,但政府若以獻意收購的方式,卻未必不可行。這裡涉及的只有利益關係,就商言商,是不可能有太多的“私人界因素”的。

至於說要花10億令吉去買會增加政府負擔,讓人聽了只會覺得是個貽笑大方的官腔回應。我們要弄清一點,倘若政府購買南北大道公司,那是一項投資,大道公司將成為政府的資產和收益,而所謂的“數十億令吉”只是投資的本金,又何來負擔之有?

政府若真有意購買大道公司,相信會是件不容易的事,這也是事實。因為這將涉及巨額款項,但當初由大道私營化,也是由於建路數目巨大,政府難以負擔。但物換星移,人民今日對大道之需,已和當年的純交替公路位置大相逕庭。

所以從長遠的角度來說,購買大道公司將是一項惠及人民及政府本身的雙贏方法,為何這麼多年來內閣始終未有探討這可能性,而永遠只在拖延調漲及政府賠錢這兩個角度原地打轉呢?

[載自<星洲日報新聞網>29/11/2007]

轉載: 儘速公佈大道合約

爾爾

儘管工程部長三美威魯在11月初已表明,內閣決定公開大道合約給公眾查閱,但迄今約3個星期,有關合約仍未向民眾公開。他日前指出,大道合約有些事項是由內閣訂下,內閣目前還未向公眾公開大道合約。他也說,如果政府要毀約,根據25年的大道合約計算,政府必須賠償大道公司400億令吉,若是南北大道,則須賠償650億令吉。

“只聽三美講,不見合約來”,國家領導人也曾說過政府將公開大道合約的內容。可是,這份合約“猶抱琵琶半遮面”已久,非政府組織、反對黨、民眾嗆聲更久,那一層面紗始終欲揭還掩。

每次大道公司醞釀起價的當兒,人民照例喧嚷一番,怒斥政府,大吐苦水,政府循例婉言安撫人民,他們將權衡輕重,保證不會加重人民的負擔,最終喧嚷歸喧嚷,安撫歸安撫,大道收費一上漲,牽一髮動身,百物隨著水漲船高,人民再次逆來順受,低薪階級唯有咬緊牙關,節衣縮食,繼續過著苦哈哈的日子。

政府太瞭解人民的心理了,老百姓終日為養家活口勞碌奔波,他們沒有那麼多時間去和政府耗著爭取福利。這個每3年挑動一次人民神經線的課題很快地就會被其他新課題所掩蓋,一切就會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人民已經習以為常,日子還是要過下去,大道還是要繼續走,除非你有那個閒情逸致慢慢地在舊路上行駛,杯葛使用大道,向政府作無聲的抗議。

針對國會反對黨領袖林吉祥指政府為何不以公開方式進行重新談判,讓非政府組織和民眾也能參與,三美表示若談判涉及非政府組織,可能花50年也未能完成談判,因為每個人都有意見。“人少好辦事”,政府或許就是為了省事情、省糾紛、省麻煩,而不願諮詢民意,集思廣益,由他們那一小撮代表所有人民的“內閣精英份子”高高舉著“以全民福利為依歸”的大旗子“說了算”!

看來,政府將公開大道合約依然是大選前安撫民怨的權宜之計,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仍舊是政府掩飾不透明運作的有效良方。要怪只能怪人民一次又次地賦予政府三份之二的執政權,容許政府為了維護某些集團的利益而繼續漠視民意,任由不利於民的政策延續下去。

[載自<星洲日報新聞網>29/11/2007]

转载:卖了大道打蚊子?

黄子

三美威鲁是政坛上最资深的党国要人,他身兼两大要职,因此也负上两大使命。其一,是新经济政策实施以来,印裔在政经文教领域“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三美要为这种情况逆水行舟,力挽狂澜;其二,为建设国家各项工程而鞠躬尽粹。

拿督斯里的第一使命,说来天地同悲。二十多年来,几乎年年都在国大党代表大会上,慨慷陈词,向出席的国阵主席兼首相喊话,年复一年,从敦胡申翁喊到拿督斯里阿都拉,喉咙沙哑、唇焦舌敝,而印裔社会边缘化的速度,却未曾有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