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行動黨和人民公正黨交流會

禮讓區民主行動黨和人民公正黨週日在甘蜜選區進行了一個非正式的交流會,會議主要是針對來屆的大選交換意見,同時也對禮讓區的民生問題進行探討.

 

當天出席的代表都是二黨的主要領袖.公正黨的代表有禮讓區署理主席黃敬全 ,  公青團宣傳主任劉德海及一些幹部 , 而民主行動黨則有東甲市支部籌委主席李富豪, 社青團團長林明江, 柔州組織秘書陳正春及各支部的代表參與該交流會.

 

會中, 二黨的代表對於來屆大選達成了一定的共識, 雙方各自推選本身的候選人以便應付來屆的大選, 同時也對來屆大選的備戰進行了初面的討論及安排.

 

東甲市支部籌委主席李富豪對於二黨可以出席這樣的交流會, 感到非當開心, 因為他認為這樣有利於禮讓區在野黨的合作, 同時也顯現出二黨并沒有像報章上所指的各自表態, 因為二黨都是基於為禮讓區的人民爭取更多的福祉而努力.

 

他也指出,雖然禮讓區還沒正式公佈是由那一個政黨來出戰 , 但是不管是由誰出戰禮讓國州議席, 本區的在野黨都會團結一致, 為所有的人民帶來服務, 同時監督本區各項公共工程的進度. 同時他也呼請警方針對近來治安惡化的情況,派遣更多的警力, 加強本區的巡邏工作, 而所有的禮讓區居民也必須發揮守望相助的精神, 幫忙留意住宅周圍的環境及出入的人仕. 

 

 

李富豪也希望所有禮讓區的選民能好好利用手中的一票, 不要讓本區的黑金政治及國陣一黨獨大的政治局面在來屆大選再次出現. 同時希望所有東甲市民可以給東甲市支部一個更大的肯定及認同. 若有意支持民主行動黨的人仕,可以直接聯絡他或者禮讓區各支部的黨員.

呼吁教育部關注全國學校的附加收費

教育部在20079月决定取消中小學生的學雜費,以减輕家長的財務重擔.然而,其它的維修費/課外活動費/運動費等郤并未一并取消.這些介於100令吉至200令吉的費用也巳經使家長增加負擔了.

 

 

据禮讓社青團宣傳秘書鄭元發指出,在這個月初的開學期間,其四名尚在求學的子女就花費了逾千令吉的費用.他表示,适逄開學期間農曆新年即將來臨,加上通貨膨脹,家長普遍都受到經濟壓力,現在學校又收取額外的附加收費,對家裡有多名子女在求學的家長可謂是雪上加霜.

 

 

他也認為這些附加收費應該由教育部或政府承擔,因為政府聲稱我國的經濟是在持續增長中的,那麼為何家長們還要負責這些高額的學校附加收費呢?

 

 

此外,禮讓社青團秘書李富豪表示,即然政府都不承擔這些額外收費了,那麼教育部凭什麼允許校方向學生家長收取額外收費呢?

 

 

財政黃俊歷也強烈要求政府一視同仁,公平撥款給全國的淡小,華小及國小.而不是把華淡小的撥款當做大選的糖果,在大選將臨的時候才撥發給華淡小!

大選備戰的會議

 

禮讓國會選區社青團上週日(20)在民主行動黨禮讓聯委會會所召開商討大選備戰的會議.會中除了就社青團一般事務的討論,另外就是針對即將來到的大選做準備.

 

 

禮讓區社青團團長林明江呼籲所有的社青團團員,在大選這段期間,應多參與黨所主辦的活動,同時也呼請更多的年青朋友加入行動黨,以實現"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之理念.

 

社青團秘書李富豪則對外指出,近來馬華公會的領袖不斷炮轟民主行動黨,指責民主行動黨在華裔選區對戰馬華公會,是削弱華裔在朝力量的言論是沒有根據且荒謬。他也對相關人物感到失望及可憐,因為這些部長級的人物應該是花更多的時間去搞好政治,而不是在那里感染著"被害妄想症".

 

同時,李富豪反倒要質問這打著代表華人政黨的馬華公會,真真的在朝中為馬來西亞人做了什麼努力?又為了華人做了什麼?看看白小事件,華小津貼事件,華裔生無法進大學事件等等,一再的顯現更多患有"被害妄想症"的馬華議員在朝,反而削弱了華人原享有的權益.

 

所以,今天我們不要談是誰削弱了誰的力量,而是要去證明本身如何為我們各族人民帶來更大的福祉.現時的馬華領袖不僅沒有好好利用在朝的優勢,卻不斷的對巫統做出讓步,這也證明了坊間所流傳的"支持馬華,也就是支持巫統"不是傳言.

 

東甲市支部籌委會主席李富豪再提出,若真的國陣不是靠種族分化而撈取選票,那也請在這華裔佔大多數的東甲州議席由巫統派人來競選,而不是由馬華來代表.

 

最後,禮讓區社青團也懇請全國的選民在來屆大選,請支持所有的替陣及行動黨的候選人.

轉載: 行动党购置会所风波 诺曼:交中央纪律委会定夺

(新山30日讯)针对麻坡民主行动党前支部财政林思伟及该党麻坡服务中心主席魏宗贤被指购置会所舞弊事件,民主行动党柔州联委会副主席诺曼声明,将交由中央纪律委员会和中央执行委员会全权处理,并强调该会将不采取或建议任何行动。

他被委任为上述事件的柔州联委会发言人,今天特别召开记者会作出以上声明。

轉載: 2010公投

來屆大選,對非馬來人選民而言,不但只是選舉個別議員而已,而是一項公投。借用黃進發的說法,叫做「買一送一」的大選。

換句話說,如果國陣在來屆大選輕舟已過萬重山,緊接著的就是2010年的選區劃分。就算本屆大選非馬來人有再多的不滿,而反對黨也可能有零星的斬獲,經此一劃,必將打回原型。

選區劃分過程不公平是眾所皆知的。一般非馬來人國會選區平均至少5-6萬名選民,巫統競選的選區平均選民3萬名選民左右。

民主選舉的一人一票的原則在馬來西亞早已買少見少。獨立憲法規定城市選區不能比鄉區多出15% 的選民,而后被修改為50%,最后完全廢除。全國人口最多的選區加埔目前有10萬8千名選民,最少的布城只有7千余名選民。

來屆大選,巫統只要保住沙巴和柔佛州的國會議席,加上未來進入砂拉越取代土著保守黨,配上其他州屬的零星議席,巫統就足以單獨在中央政府執政,不必靠其他成員黨的力量。

這就是為什么最近幾年,巫統變得越來越不在乎其他的國陣成員黨的看法和感受的其中一個原因。

下一屆大選,巫統除了要鞏固中央政府的勢力,也可能在檳城達到類似的目標,最終把檳城通過選區劃分變成巫統議席佔多數的州屬,民政黨「華裔首席部長」的神話,可能終結。

如果在野黨在全國及檳州獲得關鍵的三分之一席位,將可以阻止巫統于2010年修改聯邦及州憲法進行選區劃分。因此,這項公投的結果,將決定全國及檳城的命運。

載自東方日報31/01/2008

轉載: 林吉祥:反對黨目標 否決國陣三分二議席

(怡保31日訊)國會反對黨領袖林吉祥指出,反對黨在來屆大選,應集中否決國陣三分之二多數議席的目標。

“反對黨應以否決國陣三分之二議席為共同目標,而不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他今午在該黨怡保兵如港會所,主持啟動該黨第12屆全國大選兵如港州議席行動室后,這么表示。

他說,國會有222個議席,反對黨若要在國會達到三分之二的議席,擁有否決國陣的權力,在來屆大選需贏獲74個議席。

“來屆大選,行動黨攻打30至40個國會議席,公正黨、回教黨攻打50至60個議席,若能達到定下目標的85%,就有74個議席,也有否決國陣三分之二的權力。”

他說,在州議席來說,如霹靂州,該黨要攻打15個州議席,公正黨及回教黨攻打5至7個州議席,反對黨加起來可贏獲約22個議席,可在59個州議席內達三分之二議席的目標。

出席者包括霹州宣傳秘書黃家和及社青團怡保東區團長黃文標等。

載自中國報31/01/2008

轉載: 只任一屆?

你相信“君子協定”嗎?

是否正如馬哈迪所說,他曾經和阿都拉達致協議,讓阿都拉只做一任首相?

口說無憑。除非,馬哈迪能夠拿出證據。

沒有證據的話,難免就有許多疑點。

1. 馬哈迪退位前,如果對阿都拉如此不放心,何必指定他作為繼任者?

2. 若有這項協議,馬哈迪如何確保阿都

拉履行承諾?

3. 只任一屆,符合巫統和國陣的政治傳統嗎?

4. 這麼重大的事,只是兩個人私下決定嗎?

5. 納吉作為內定繼承者,他知道這回事嗎?他的立場又如何?

馬哈迪是個心思慎密的人。以腦筋運作的程序作比較,一般人若只想到下一步,馬哈迪可能已經想到下三步,甚至五步、十步了。深謀遠慮的人物,不會如此疏忽,讓別人吃了秤頭。

尤其他在政海翻騰大半輩子,甚麼爾虞我詐沒見過;對這麼重大的國家大位問題,他能不重重部署,遍設安全閥門,確保“協議”兌現?

假使有這項協議,至少要得到巫統最高理事會的核准,通過集體承諾,才有實現之可能。否則,隨時都會爆發黨爭。

當年,林良實和李金獅,據說也有類似協議。後來,李金獅無法上位,幾乎使馬華內鬨。

馬哈迪對馬華內鬥知之甚詳,不可能不知道“君子協定”的有效程度。

尤其,馬先生對“權力”二字,瞭若指掌,運用嫻熟;他必然知道,哪有人手握大權之後,會拱手相讓。

另一種解釋,是馬哈迪當初有這種意願,但是也只是停留在意願的階段,而沒有成為具體方案,更沒有形成具有約束力的協議。

實際上,這種“隔代指派”的方式,違反了政黨和政府組織的制度方式。

巫統和國陣政府是一座政治大機器,它是依靠系統來運作,不可能靠甚麼“君子協定”來操控它的方向。

堯舜禪讓的故事,只是神話。如果真有,幾千年來也只有這麼一宗;而且,它只可能出現在制度未建立,而道德意識極高的時代背景。

這不符合馬來西亞的現狀。

載自星洲日報/夜雨晨風‧作者:鄭丁賢‧2008.01.31

轉載: 林冠英:與公正黨達協議‧檳彭森議席分配不變

(檳城)行動黨秘書長林冠英說,該黨與人民公正黨所達致的檳城、彭亨及森美蘭議席分配協議,不會被推翻。

他說,這是既定協議,因此兩黨在這3州的議席分配,沒有必要再協商。

他於週三(30日)下午在檳城峇都蘭樟巴剎主持該黨抨擊國陣政府的“貪污發展,物價高漲”傳單推展禮時說,該黨與公正黨此舉是要與國陣候選人一對一對壘,至於其他反對黨是否會導致三角戰,由於該黨沒有和其他反對黨達致協議,情況如何難以預料。

他說,檳州是反對黨對抗國陣的前線州,所以該黨繼質疑國陣維持社會治安能力的第一張傳單後,第二波對國陣的傳單攻勢也以檳州作為地點。

他說,到目前為此,檳州行動黨基層並未對上述協議有任何反彈。

針對檳州可能出現行動黨失意領袖成為獨立人士候選人,造成三角戰的問題,他說,若有此事,涉及者會受到紀律處分。

載自星洲日報‧2008.01.31

轉載: 要在柔取得零的突破‧行動黨將猛攻士姑來

購買黨所風波打亂了攻陷文打煙州議席的算盤之後,柔佛州行動黨來屆大選中已視士姑來選區為攻破柔佛州國陣銅牆鐵壁的最大希望。

行動黨在來屆大選中將全盤火力集中在士姑來州選區,若沒有意外,巫程豪醫生將繼續在士姑來上陣,讓士姑來再度成為焦點選區。

歷屆大選,士姑來選區都是柔州焦點所在,尤其在2004年上屆大選中,第二度在行動黨旗幟下上陣該區的巫程豪,將1999年輸於國陣對手的1萬1245張票,拉近至只負2193票,這大大鼓舞了行動黨在本屆大選中取得零突破的信心。

2004年大選中,士姑來行動黨候選人巫程豪得票率高達46.21%,讓中選的國陣民政黨候選人張國智捏了一把冷汗。

巫程豪影響力擴大

巫程豪目前已是柔佛州行動黨聯委會主席,他是上屆大選柔佛州行動黨得票最高的候選人,當年與勝利擦身而過,讓支持者扼腕不已。

若無變卦,現任士姑來區州議員拿督張國智將會在來屆大選中在原區重作馮婦,當選後在選區服務工作上不遺餘力的張氏,4年來的表現贏得了選民的讚同,預料他不會像當年遭遇黨內巨大的阻力,只是潛對手巫程豪在該區的影響力日愈擴大,威脅不小。

90年代開始在柔佛州行動黨崛起的巫程豪醫生,個人素質和服務形象都深受好評,是一名讓朝野政黨、各組織都能接受的人物。

他雖先後於1999及2004年大選中飲恨士姑來區,但過去多年他對地方上選民不離不棄,人氣及名氣飆升,在士姑來的影響力不容小覷,因此很多人看好他極有可能憑個人服務形象及人氣,為行動黨完成攻陷士姑來的大業。

印裔選票動向受關注

除了火箭卯足火勢之外,在野各政黨也紛紛表態全力支持巫程豪,經過這些年來的厲兵秣馬,蓄勢待發的巫程豪,若再與民政黨柔佛州聯委會主席的張國智交手,將是一場州主席對州主席之爭,也是相隔4年後另一場最有看頭的柔州戰役,兩者勢力不相伯仲,戰情肯定比上屆更激烈。

士姑來選民合格選民為4萬268人,該區選民佔66.72%,巫裔佔21.77%,印裔佔11.51%。月前發生的興都權益委員會事件,再加上有了上一次僅以2193張多數票與當選失之交臂的經驗,朝野政黨難免都會把注意力放在印裔選票動向。

載自星洲日報31/01/2008

轉載: 不該強調土著與非土著

文:車強

馬來西亞人向來分為土著與非土著,非常不健康與不公平,我們都是馬來西亞人,稱為“馬來西亞民族”(Bangsa Malaysia)合情合理,也十分自然。

為什么說“馬來西亞民族”這個概念無法被接受,要將馬來西亞人劃分得那么複雜呢?我國政府經常呼吁我國人民團結一致,努力建立團隊精神,難道這也淪為一種口號嗎?

“馬來西亞民族”由多元種族組成,這是我國值得驕傲的特色,豈可說是“羅惹”?這種蔑視人權、膚色的話,竟然這么輕鬆說出口,令人不敢恭維,顯示出說此話者心懷不軌,其意圖分明在製造分裂,與我國的政策背道而馳。

在邁向全球化的努力上,全民皆應抱持“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的理念,積極闊步向前,才不會有開倒車之嫌。全球化是好的開始,因為在知識型社會,知識與學問至上,種族紛爭不必列入課題中,而且這種無謂紛爭,無法令大馬攀登全球化領域高峰,反而會阻礙國家向前發展。

在政治、經濟全球化的趨勢下,沒有任何族群有本事邊緣化其他族群,唯有自卑心理才會自我邊緣化,是可悲復可惡的事!想在全球化時代有一席之地,與他國爭一日之長短,國家亟需一批超水準的人力資源。故此大學若實施績效制,不僅對每個大馬公民公平,更能有效栽培出精英分子,為什么還有人語不驚人死不休地反對呢?難道我國2020宏願只是說說而已?

英文教數理在中學實施是不容質疑的課題,它能令我國學生勇于接受更多知識與挑戰,接觸更廣泛的科技知識;至于各源流小學的英化數理,則值得各階層省思。

生于斯,長于斯,我們都是馬來西亞人,我們都愛馬來西亞!

載自中國報30/01/2008